人生缺陷變創業意念 夜貓子「亮光療法」眼鏡

Lumos Flux創辦人Lucas Tang和温成煜,屬於聖母院大學的創業團隊,CES 2020的Eureka park參展,兩人均飽受夜貓子痛苦,激發設計「亮光療法」眼鏡的意念。

眾創

從小到大,社會都有共識,良好生活習慣,就是早睡早起。歷史上,夜貓子(Night owl)有不少名人,畫伏夜行,最著名是毛澤東和張愛玲,都愛在晚上活動。

究竟夜貓子是否不正常?西方社會醫學開始認為,夜間活動跟基因和年紀有關係,年行增長、時差、抑鬱,也會難入睡。

加拿大有家初創,針對夜貓子生理習慣,開發夜貓子產品。夜貓子的生理時鐘跟一般人有異,早上起床後難以集中。歐美已經有醫學證據,顯示生理時鐘人人不一樣,甚至建議員工或學童,不同時段上班或上學。

Lumos Flux創辦人温成煜(Lucas Wen)和Lucas Tang,都是天生的夜貓子。温成煜是工程師,19歲時早上工作,曾試圖晚上10時就寢,結果轉輾反側至天亮,早上疲憊不堪。

後來温成煜發現,夜貓子可能天生使然,夥拍研究生理時鐘晝夜節律(Circadian rhythms)的史丹福大學教授Jami  Zeitzer,創辦了Lumos Flux。

Lumos Flux眼鏡兩旁安裝了LED燈,向鏡球射去,通過瑞利光學原理製膠片(Rayleigh film)效果,仍清晰可見外間,不過外間看來效果有點像太陽眼鏡。

亮光療法早經驗證

Zeitzer博士以為,人類到了早上3時才入睡,其實也沒有問題,只不過難以配合社會節奏,與社會正常生活節奏,難以協調。

過去多年研究,以「亮光療法」(Bright Light Therapy,或稱為Phototherapy),可調節人類生理時鐘,解決早上的睏倦和抑鬱心理,臨床也實驗證明,患者早上照射亮光,有助黃昏症候群和改善睡眠。

「人類的光亮進入瞳孔,視網膜構成影像,視網膜周圍的「光敏神經節細胞」(Ganglion cell),則激發黑視素為基礎信號傳導路徑,統稱為「非成像」(NIF)視覺系統,調節同步晝夜週期,抑制褪黑激素分泌,幫助調整人體生理時鐘、恢復自然睡眠。」

起床前以一定亮光,加快回復晝夜週期,可減少心理不協調;有研究甚至發現,部分失智長者以亮光療法,坐立不安行為亦明顯減少,可安靜坐著的時間增加,長者的床亦最好靠牆。

便於攜帶使用簡單

「亮光療法」用於解決時差、入睡困難、輪班、加班導致睡眠不規律;淺眠等問題。研究也發現「亮光療法」可治療季節性情緒低落。

亮光治療有不少設備,飛利浦亦推出「Wake up Lamp」,起床前以模仿日光節奏。不過,亮光治療一般在特定地點,以燈光設備照射眼睛;不少人難以堅持,使用率甚低。

亮光治療有不少設備,飛利浦亦推出「Wake up Lamp」,起床前以模仿日光節奏。

「市場上有穿戴式產品,不過亦難於使用。Lumos Flux就想到開發具「亮光療法」眼鏡,卻可日常配戴,獲更佳療效。」

Lumos Flux眼鏡兩旁安裝LED燈,向鏡球射去,通過瑞利光學原理膠片(Rayleigh film)效果,配戴後仍可通過鏡片看到外間。早上配戴Lumos Flux眼鏡30分鐘,有助調整生理時鐘,紓緩睏倦感覺,推遲生理時鐘。

「穿戴眼鏡容易使用,夜貓子早上最難過,配上30分鐘自然舒緩情緒,調整生理作息時間。」Lumos Flux眼鏡通過了史丹福大學醫院臨床研究驗證。CES 2020的Eureka park展出後,即將展開眾籌活動。

https://www.lumosflux.com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