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各懷鬼胎矛盾重重 檢視Anthos如意算盤

[企業轉型][Google Cloud Platform][Anthos on AWS]

Anthos是多項Google雲服務湊合升級而成;包括GKE (Google Kubernetes Engine)、GKE On-Prem、Istio on GKE、Knative無伺服器環境、管理API的Apigee等技術。

企業轉型

去年,Google Cloud Next 大會,Google的開場白Keynote 推出Anthos,也成為唯一令業界留意的新聞。

不少業界人士認為,Anthos是Google 雲端平台(Google Cloud Platform,GCP)的未來寄望。近日Anthos也加快步伐,Anthos on AWS已呼之欲出,傳即將推出「一般可用」(General availability,GA)版本。上周Anthos宣佈進軍垂直市場,推出Anthos for telecom。

Google開源的技術屢有佳作,雲運算市場佔有率卻落後。AWS約佔去全球市場的三分之一,Microsoft的Azure佔去18%,全球兩大公有雲佔去市場一半;第三位的GCP只有6%。

Google痛定思痛,找來Oracle任職廿多年,掌管產品開發Thomas Kurian 接任CEO,以注入企業市場基因。Kurian沒大搞收購擴充市場,釜底抽薪,支援更多開源計畫,並孤注一擲Anthos技術平台。

Anthos是以Kubernetes為核心的混合雲/多雲管理平台。Kubernetes是Google開放源碼的技術,已成近代最重要的開放源碼計畫,容器管理的工業標凖。

Anthos包含範圍遠超Kubernetes,實際上是多項Google雲服務湊合升級而成;包括GKE (Google Kubernetes Engine)、GKE On-Prem、Istio on GKE、Knative無伺服器環境、管理API的Apigee等技術。

以最簡單說法,Anthos就是以Kubernetes為核心,基於GKE開發的混合雲/多雲管理平台;支援Google雲、AWS和Azure三種雲混合使用,Anthos提供Kubernetes托管服務。Anthos不介意運算負荷放在那裡,只要由Anthos來管理就可以了。

Anthos可不拘一格,跨技術和雲端,Kurian的部署,跟Satya Nadella接手Microsoft以後,不執著於Windows平台,有幾分相似。

Thomas Kurian 接任了GCP 的CEO後,並孤注一擲Anthos技術平台。

加快整合兼收並儲

Anthos核心模組GKE可被視為 Anthos的指揮中心,GKE控制平面可全面管理運作Google雲端、跨雲平台、內部數據中心等GKE平台的分散式基礎設施。

Google提供GKE On-prem,與雲端上GKE完全一致;基於Kubernetes技術。客戶可將GKE其部署到任何相容硬件,並由Google從遠端升級管理,Google將內部的GKE硬件,作為雲端GKE邏輯擴展。

Anthos以Istio支援跨平台網絡管理,連接跨數據中心、GCP和其他雲部署的應用和各種元件,也可整合VMware的NSX、Cisco的ACI等軟件定義網絡,亦能F5和Citrix等(Anthos Ready Networking Solutions)負載平衡,Istio可與負載平衡器和防火牆整合。

2018年,Google收購了專注於開發雲遷移的Velostrata,變成 Migrate for Anthos。 Migrate for Anthos提供兩個功能;為on-prem的實體系統可在GCP上轉換為Kubernetes應用(Pod)。Migrate for Anthos可從Amazon EC2和Azure.,遷移到GKE,或者直接從為VMware vRealize建立外掛程式,現有VM可轉換為Kubernetes Pod。

換言之,Anthos最終是容器化傳統的企業應用;Google的信念,就是從今以後,企業應用會萬法歸宗至Kubernetes, Migrate for Anthos技術將VM就地升級為容器,此後世界大同。

具備轉移VM技術,還得有轉移到容器的理由。Anthos有何優點,就是企業以後開發和營運,只要一套技術,而毋須兼顧不同環境,因為Anthos並非只針對轉移現有應用至容器之上,更重要是往後應用的開發環境,提供全面提昇,從營運至軟件開發,內外部只要一套武功。

雖然說,容器開發乃雲源生(Cloud Native),同樣可在內部自行籌建。相較其他公有雲,類似AWS必須購買一部龐然的Outposts系統,企業也有更多選擇。

建立生態系統困局

Anthos依靠內部設備支撐,先必建立業界生態,眾人抬轎。不過Google企業文化,似乎有種先天優越感,技術上捨我其誰,結果較小技術夥伴難以埋身,較大夥伴各有懷抱,合作異常低調。

不少容器要存放在企業內部(On-premises),不一定是價格考慮(當然也是考慮),也有非技術的因素,例如保安和法規遵從(例如敏感數據不能離開某些區域)。

Anthos出現了大批合作夥伴,包括大批超融合(HCI)廠商取得Anthos Ready Platform資格,以內部設備提供GKE On-Prem;包括Atos、思科、 Dell EMC、HPE、Intel、Lenovo、NetApp及 Nutanix等HCI,確保Anthos可在不同平台運作。

Anthos將系統運算能力,分配不同容器,以通用硬件運算;然後儲存容器系統須設立「永久性儲存」(Persistent Volume), 原因每個容器獨立運作,須建立 Volume 確保數據持久存在,否則容器一旦升級或毀壞,有機會損失。容器靠Volume確保持久性,但處理大型數據庫或檔案系統,Anthos則為企業級儲存系統提供plugin。

GCP的應用市集上,也有90項Anthos Ready Solutions,可一按安裝跨雲平台的Kubernetes容器的應用。

Dell、HPE、NetApp、Portworx、Pure Storage、Robin.io已加入 Anthos Ready Storage計劃,透過上述儲存,Anthos可在混合雲部署多雲環境應用,通過Container Storage Interface(CSI)驅動程式, Google Anthos平台上為容器化應用,提供了儲存即服務(Storage as a Service)方面較關鍵的功能,延伸Google Anthos到企業儲存平台。

迄今較積極宣傳的儲存,只有Pure Storage和Portworx等新興廠商,其他各有算盤,IBM 更沒有加入。

電訊市場姍姍來遲

上月,Google終於推出針對電訊業垂直方案Anthos for telecom,與多家「夥伴」競爭關係也表面化,5G市場更成為IT行業的兵家必爭之地。

5G不單針對消費者,也有商業上應用潛力,甚至作為商業服務平台。5G會有助邊緣計算市場興起,配合5G時代興起大量低延時應用,有機會成為Anthos潛在市場。

問題是有共同想法,還有多家業界,電訊業為採用開源軟件最積極的行業,OpenStack少數還立足之地,RedHat有多家電訊客戶。

VMware早看出此點,公佈電訊市場策略之前,已大舉進軍Kubernetes,收購開源項目,積極變身迎合電信業,加上NFV和SD-WAN又有領先優勢,VMware剛公佈的虛擬雲網絡(Virtual Cloud Network)客戶,竟多達15,000名,包括財富100強企業其中89家,以10家最大電訊營運商之中的其中8家。從此可見,VMware在SD-WAN技術上,已拋離對手,獲電訊商青睞。

VMware剛推出Telecoms Services and Operations用戶群組;捧場客包括Telia、BT、TalkTalk、Vodafone、Swisscom及MTS等,不少電訊商也正試用。去年底,AWS於re:Invent大會上推出 Wavelength,同樣針對5G邊綠部署,宣佈了Verizon成為其客戶。

相對其他廠商宣傳如水銀瀉地,Google的Anthos for telecom,算是姍姍來遲了,如果不快馬加鞭,只靠有麝自然香,最終可能是明日黃花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