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-RAN市場新勢力湧現 開放式基站回復生機

O-RAN
德國電信決定在德國Neubrandenburg建立一個「O-RAN市鎮」,除了英特爾以外,基頻(baseband)軟件由Mavenir供應,而NEC則提供無線單元,美日聯手成為O-RAN新常態。

新科技速遞

隨著流動通信升級,全球設備供應商只剩下華為、 愛立信、諾基亞、中興4家,營運商又傾向採用歷史較悠久的廠商營運商提供4G、5G服務需依賴大廠;從核心網路、基站、接入網,都要「同一公司出品」。

以往的無線接入網往往由單一廠商提供,歷經2G、3G、4G時代疊加建設,形成複雜網絡,首先是成本高踞不下,同時難以創新。5G首以開放的設計,目的是讓營運商可持續創新,並降低營運支出。

對營運商來說, RAN是巨大資本支出,主要是由供應商選擇有限,以及架構封閉導致了「鎖定」。

5G出現的「開放性無線接入網」(Open Radio Access Network, O-RAN)架構,透過虛擬NFV,雲端技術,以開放5G基站和工業標準硬件,營運商可選擇不同的廠商。業內推動此制式為O-RAN聯盟,前身就是xRAN論壇,2018年與中國為主的C-RAN聯盟合併。

O-RAN進攻營運商市場,礙於功耗上和性能,仍無法與4 大廠商的專用晶片去競爭。營運商的網絡仍多是傳統廠商的天 下。

今年初,德國電信決定在德國Neubrandenburg建立一個「O-RAN市鎮」,作為O-RAN技術測試場,最近三星就剛得NTT DoCoMo的O-RAN合約,日本KDDI亦建立與O-RAN架構相容5G網絡,但O-RAN在營運商市場,仍然困難重重。

港產O-RAN機場運行

5G有不同領域專用網網,私用的5G也可利用O-RAN技術建網,香港應科院(ASTRI)也開發O-RAN,成功部署在香港國際機場,研發在開放式平台上運行低成本的5G方案。應科院O-RAN作為開放式平台,由應科院開發軟件,再配置開放的標準硬件,例如英特爾服務器,成本減至最低。

O-RAN廠商原本以諾基亞最為積極,以打破華為和愛立信壟斷,不過中國廠商亦積極參與O-RAN聯盟。9月初,諾基亞向O-RAN聯盟表示暫停一切活動,原因是礙於合規的原因。諾基亞也沒有參與德國電信的「O-RAN市鎮」。

台灣也有不少廠商搶攻5G基站的「白牌商機」,但O-RAN格局離不開英特爾,除了具備伺服器技術,英特爾也具備基頻(baseband)軟件,無線單元(RU)則幾乎是日本和韓國廠商的天下。諾基亞暫停參與O-RAN聯盟,歐洲廠商與O-RAN漸行漸遠。美國政府為了取代華為,美國O-RAN新玩家也有不少;包括英特爾、Nvidia、思科和樂天等,後兩家公司都投資在提供vRAN的技術Altiostar。

Juniper
英特爾在伺服器和基頻技術,FlexRAN生態系統在O-RAN聯盟影響力日漸增大,加上Juniper在無線接入網智能控制器(RIC)技術,變成了O-RAN市場的新勢力。

Juniper大力參與

O-RAN究竟何去何從,難以捉摸。

最新一家積極開發O-RAN廠商,則在電訊市場有巨大影響力的Juniper。Juniper在網絡交換和保安市場,營運商市場有不少客戶。首先是Juniper與Netsia簽署了獨家IP許可協議,獲得了O-RAN技術,繼而深度參與了O-RAN聯盟。

Juniper與英特爾協作包括Juniper在無線接入網智能控制器(RIC)和英特爾FlexRAN平台進行預集成和預驗證,以提升符合O-RAN要求的智能無線接入網系統的可用性;Juniper與英特爾實驗室聯合開展無線接入網智能控制器平台相關APP的研發,以提升客戶體驗,以擴大投資回報,加快O-RAN生態系統創新。 

Juniper是O-RAN聯的正式成員,正參與6個工作組,分別擔任切片和應用工作組主席和副主席。O-RAN也是該聯盟無線智能控制器規範的編輯。

根據Juniper的5G及電信雲副總裁Constantine Polychronopoulos表示:「Juniper一直致力於基礎設施的開放。因此,我們很高興能夠支持英特爾在其FlexRAN生態系統方面所作的工作。通過與英特爾展開合作,我們便可以針對客戶的需求為他們提供最優化的雲原生路由、自動化、智能和保障解決方案及服務,縮短產品上市時間,幫助他們更快地獲得收益。」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