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與制裁

雖然話,西方多個國家,包括了日本,已經表示不會採用華為的設備。表面上,華為業務受到極大打擊,華為已在部分歐洲國家測試5G。美國商務部甚至正研究,會禁止某些AI產品出口到中國等,以免技術被「盗竊」。

美國帶頭指控華為,諷刺係美國本身,並任何無5G網絡基建供應商。

美國流動營運商只有靠Ericsson、Nokia及三星。但問題係上述三家在5G技術上,跟華為差一大截。華為研發最多5G關鍵技術,據「歐洲電信標準化協會」5G標準專利聲明,以專利聲明量超過1000件廠商;包括有華為、Nokia、LG、Ericsson、三星、高通、中興,其中只有高通一家,係美國廠商。

華為5G專利技術上,聲明專利排名第一,佔17%,亦可同其他廠商交叉授權,即使不在基礎建設上獲得合約,仍有專利可收。以上無一家為美國企業,Nokia更在中國有重大投資,甚至與中國移動研究所共同研究,唔少研發亦轉在中國進行。

限制高科技產品出口,或限制本地購入其他國家技術,結果可能係拖慢本身發展,甚至將部分行業機會,拱手送咗畀其他國家。

華爾街日報就有報導,英國營運商已向有關部門反映,華為比競爭對手早一年推出產品。禁止使用華為,英國5G較原訂,至少推遲9個月推出。

今年11月,華為向全球50幾家營運商,開展5G商用測試,向歐洲及中東推出超過10000個5G基站,亦係全球最多。

歐美5G遲一年半載推出,驟眼看來似乎無關痛癢,頂多消費者較遲享受5G。但最大問題係5G唔同4G,5G涉及多個行業發展和工業生態;包括車聯網、遠程無人機、工業互聯網、遠程醫療、XR,必須靠5G作為基礎。5G從人與人,或人與機器通訊,進化至機器與機器通訊,所以帶通工業生態。

中國銳意發展5G,就係針對《2025中國製造》。問題在於,假如中國如期2020年全面推出5G,類似行業亦隨之發展,歐洲如果要等一年後,先至有5G,屆時生態系統在中國落地生根,更加不利。屆時又是否連5G所有嘅周邊產品,亦同樣實施限制?

美國商務部又考慮限制AI產品,問題是AI算法公開,唔少算法甚至在Arxiv.org等網站公開。AI強調數據、算法及算力;美國後兩者優先。但唯一可限制係唔出口GPU或者FPGA。不過,上述英特爾在重慶建立全球最大FPGA研發中心,AI研究基地在邊個國家,不言而喻。

AI以協作形式開發為主,並無大量機密,資訊相當公開,甚至努力鼓勵其他人加入開發行列,支持自己標準,最明顯係GoogleAI框架Tensorflow,唔少開源項目,甚至本港大部分AI破席,都係以Tensorflow為基礎,外間貢獻嘅源碼,已經比Google還要多,Kubernetes就係最佳例子之一。點樣界定邊項AI技術,係美國科技成果,本身已經相當難。

中美在唔少科技領域上,已相當接近。類似科技及網絡產品,美國一向有限制出口,後果係中國後來追上,類似制裁愈來愈無意義,某程度上更對美國公司競爭不利。

AI技術難以限制出口,限制出口相等企業自縛手腳,但又無助對手取得新技術。

類似AI技術,好難界定何者有戰略價值。中國以AI作為戰略技術,原理上亦同5G差不多,以AI推動工業轉型,類似工業4.0或無人駕駛。

其實比較關鍵問題,係各國點樣短時間內,訓練大量AI人材。美國特朗普政府限制人材人境,甚至向本土科技人材,展開「獵巫」行動,技術人員更難進入美國工作,結果矽谷公司,只有紛紛外地設立研究中心。

美國政府反智,可能對中國政府,長遠嚟講係好事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