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PU| 晶片設計落戶香港 微電子業振興在望

雲豹智能創始人兼行政總裁蕭啟陽博士
雲豹智能創始人兼行政總裁蕭啟陽博士曾為RMI開發中國市場,熟悉國內的公有雲和IT基礎設備廠商。

[眾創時代]

香港曾經有過設計晶片工業,隨著工業北移,香港缺乏微電子工業配套,不少晶片設計北移,現時大學仍有研發晶片設計。

據特區政府統計,科學園及創新園營運晶片設計和封裝企業約60間,ASM太平洋亦在與ASTRI參與研發項目,科技大學和中文大學都有先進晶片設計研究。

科技園公司在元朗發展微電子中心,提供特定設施和共用配套,以開發、測試、試產/原型生產微電子產品,例如傳感器、第三代半導體和異構集成微電子產品。晶片提供了各種功能,分工愈來愈精細,其中炙手可熱包括數據處理器(DPU)。

黃仁勳DPU旗手

2019年,Nvidia收購以色列晶片Mellanox,收購價達69億美元。Nvidia創辦人黃仁勳開始倡議數據中心以DPU加速,重新定義DPU市場,頓時吸引全球目光。

Nvidia的DPU產品包括BlueField-2 DPU、NVIDIA BlueField-3 DPU和NVIDIA融合加速器等系列。顧名思義,DPU是集中網絡處理,甚至是網絡安全、儲存連接與卸載網絡交換等功能,最大優點是釋放CPU和GPU的算力,並完成CPU不擅長網絡通訊協定處理、數據加解密、壓縮,甚至虛擬平台,Nvidia在剛過去的GTC 大會繼續唱好DPU,宣佈與Pluribus建立合作關係,將DPU結合到軟件定義網絡(SDN)。

較早前,AMD則以19億美元收購DPU初創Pensando,Pensando股東鋼鐵陣容,思科前行政總裁John Chambers更是投資者之一;DPU進入了大規模應用。

Overture
近期Boom Supersonic的4引擎超音速航機Overture獲美國航空訂單,聯合航空及日本航空亦向Boom Supersonic預訂,預計2029年交付,Boom Supersonic以AWS的HPC設計,Nitro是支撐AWS的HPC的重要技術。

Nitro引爆DPU

DPU概念其實不新穎,以往DPU以SmartNIC智能網絡卡出現,數據中心很少考慮SmartNIC,原因是很少人留意DPU發揮的價值,直至虛擬平台流行,網絡功能包括主機和防火牆虛擬化甚至成為容器,CPU執行不少工作跟應用無關,網絡終於成了瓶頸,算力耗費加解密和虛擬化,不少人考慮以專用SoC或FPGA卸載上述工作,DPU價值逐漸為人注意。

但是DPU真正進入視線,可能是從AWS開發Nitro晶片,取得了成功開始,Nitro大幅降低AWS營運成本,更引爆雲端上「高性能運算」(High performance computing,HPC)應用,DPU不脛而走,除了充份利用數據中心資源,釋放CPU算力,改善網絡性能和安全,也因此提供以往難以想像服務。

AWS從未正式定義Nitro為DPU,但Nitro提供了網絡強大連接,化零為整的算力變成HPC,甚至整合P3的instances加速人工智能的訓練。AWS的HPC獲廣泛應用,包括模擬空氣動力學測試汽車設計,甚至設計出飛機,其速度上實體部署的「裸機」(Bare metal)不遑多讓,實證了虛擬平台可跑HPC;近期接獲多張訂單的超音速飛機廠商Boom Supersonic,完全利用AWS公有雲HPC模擬和設計,還未正式投產,已獲3家航空公司押注。DPU為雲數據中心帶來的成本效益,馬上立竿見影。

雲豹DPU設計老手

中國亦有多家初創開發DPU,其中一家為總部設於深圳的雲豹智能,6月雲豹智能完成了B輪融資;投資者包括騰訊、淡馬錫、深創投,屬於估值10億美元獨角獸。雲豹創始人蕭啟陽博士於香港出生,從史丹福大學獲博士學位,曾任麻省理工講座副教授。

雲豹智能專注於開發領先業界的可編程DPU方案,針對數據中心及雲端運算的需求,以促進人工智能、大數據、物聯網、網絡安全以及新興的元宇宙發展。蕭啟陽曾有份創立RMI公司,也是專門設計網絡處理器,後來RMI被Netlogic所收購,再併入Broadcom。蕭啟陽為RMI打開中國市場,客戶包括華為、中興、H3C等,透過「單晶片系統」(System-On-a-Chip)設計,提供高整合和豐富功能的晶片設計。

雲豹智能團隊來自Broadcom、英特爾、Arm、華為海思、阿里巴巴,擁有豐富的DPU晶片和研發經驗。

科技園公司在元朗創新園内微電子中心,預期2023年底落成,可提供超過36,000平方米的樓面面積,科技園行政總裁黃克強表示:「微電子中心(MEC)支持新世代微電子產品開發和試產,開幕後定能吸引更多微電子行業的世界級人才及環球先驅。」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