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gle雲端高峰會 推多雲雲原生技術

Google雲端北亞區總經理李孔源:過去一年雲端是Google增長最迅速部門

數碼轉型

Google雲端平台舉行Google Cloud Summit,Google是容器開源開源技術Kubernetes開發者和最大源碼貢獻者,會議集中談論多個即將推出多雲(Multi Cloud)及雲原生平台。

未來企業部署雲平台,肯定不會集中單一雲端平台,而會根據不同條件,選擇不同的供應商,故此雲端平台推出不同的跨平台技術,以便企業可因時制宜,部署本身的應用。

Google的CTO辦公室技術總監Øyvind Roti,介紹了多雲的技術平台Anthos,Anthos可以快速將部署於辦公室的虛擬機器,快速變成容器,並且部署到多雲的環境。

雲端已經成為企業數碼轉型和創新的動力;雲端運算不單更靈活,收費伸縮自如,也可快速建立應用作測試和演進。事實上,雲端只計算用量收費模式,隨業務興衰增減,也很適合不穩定經濟環境。

「不少企業電貿平台可能要應付旺季的生意額,短時期要用到不同雲服務;Anthos可快速利用雲端的運算力,解決突如其來工作負載,部署到不同雲端;甚至包括AWS、IBM等其他支援Kubernetes平台,並 統一通過Anthos管理。」Roti示範了快速將原本運行於VMware平台上的虛擬機器,快速轉變為Kubernetes平台容器,再迅速配置到Google和AWS平台上,並統一管理和監察。

Google雲端北亞區總經理李孔源說,過去一年,雲端是Google增長最迅速部門,全球也認證了Google雲端平台GCP技術人員多了六成,可見愈來愈多技術人員重視雲端技術。Google已獲主要保安的認證,也是唯一雲端服務,具備本身海底光纖網絡,確保了傳輸速度和保安。

Airwallex策略總監謝子琪:Airwallex以Google的Kubernetes架構開發,故此可部署到不同的雲端平台。

支援雲原生技術

除了Anthos以外,Google即將推出了雲原生(Cloud Native)平台Cloud Run,可運行的無服務器平台(Serverless)應用。Cloud Run屬於托管式運算平台,不過跟其他無服務器平台,例如是Google Functions,或者是App Engine不同之處,用戶可以選擇更多不同的配置方式,甚至配置的地點。

無服務器平台的最大優點,就是用戶完全毋須管理和擴充基建,所有的基建,從服務器到負載平衡,均是由Google全權管理,應用可無限伸展擴充,費用只隨使用量而增加。企業可專心開發應用,毋須為如何設計基建操心。

無服務器平台是從AWS的Lambda功能開始,後來不同雲平台,又相繼推出類似Google Functions類似服務,用量少雲端甚至不收費。不少初創利用無服務器平台特點,推出服務測試市場反應。後來,Google又開發針對Kubernetes的knative架構,可在Kubernetes環境,開發出不同無服務器應用,甚至也推出了App engine,以不同開發環境來打造更豐富的無服務器架構。

Cloud Run也是毋須配置,直接可開發出雲原生應用,並自行在雲端擴充。不過Cloud Run有不同版本,可完全交由Google管理的純Cloud Run,亦有可支援Cloud Run on GKE。GKE全名是Google Kubernetes Engine,可部署Google指定數據中心的「私人叢集」(private cluster)內,甚至可部署回企業本身的數據中心,以On-Prem方式部署。

Cloud Run可部署到不同的環境,也高度整合Kubernetes控制通訊和API的Istio平台,可為不同介面設定SLA,例如一旦出現異常時延,Cloud Run可從Istio獲得建議,調整各種設定,優化應用的性能。

Google的CTO辦公室技術總監Øyvind Roti:多雲的技術平台Anthos,Anthos可以快速將部署於辦公室虛擬機器,快速變成雲端上的容器。

Cloud Run支援Google的Cloud Code開發環境,具備各種開發和部署雲原生應用工具,甚至具備整合不同開發環境的IDE,例如Visual Studio Code和IntelliJ等。

不少初創已經利用了Google的Kubernetes,擴展全球業務,包括了金融初創獨角獸Airwallex。

Airwallex由數名澳洲華人建立,成立短短4年,今年C輪融資達1億美元,估值已超過了10億美元。Airwallex亦已將總部從澳洲墨爾本遷移至本港,發展亞太區跨境支付。

Airwallex向商業機構提供快捷經濟跨國匯款服務,透過機器學習找到最快的匯款方式;投資者包括騰訊、紅杉資本中國、Square Peg Capital.李嘉誠屬下的維港投資等。Airwallex可計算最低廉匯款途徑,減低跨境支付成本,也具備本身認識客戶(KYC)和反洗黑錢(AML)技術,採用Google全球各地的雲端服務發展業務;加上Google基建的高可用性,符合主要保安認證準則,為Airwallex奠定全球業務基礎。

Airwallex策略總監謝子琪表示:Airwallex以Google的Kubernetes架構開發,故此可以部署在不同的雲端平台上,亦利用了Google的數據分析,深入理解客戶的行為。

除了Airwallex ,Google主要客戶包括了匯豐銀行、日本財產保險、Serai,零售業則包括了本港的Bluebell、Aftership、Shopline,香港機場管理局亦是用戶。此外,手機召車應用HKTaxi和網上旅遊服務Klook,都已採用Google。 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